俄国与美国百年对抗之谜:往事如烟_百科TA说

  美国,俄国,如果将其国名按照英文字母的排序,A(American)和R(Russian)分别是英文的第一与第十九个字母,如果按照俄文字母的排序,А(Америка )和Р(Россия)分别是俄文的第一个字母和最后一个字母──第三十三个字母,实可谓相距遥远, 中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但是自20世纪初,历史命运之神“看不见的手”却多次将两者拉在一起,让它们并肩而立,角逐世界。

  1917年2月在俄国爆发了推翻沙皇政府的革命, 美国对随后成立的俄国临时政府是持支持态度的,并且毫无怨言地把1.78亿美元的贷款送给克伦斯基。谁知仅仅7个多月,克伦斯基就被列宁赶下台来。

  1917年11月7日凌晨3时,俄国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男扮女装逃进美国驻俄国大使馆后,美国政府才知道俄国在一年内发生了第二次革命。当11月8日, 列宁在克里姆林宫宣布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被推翻,俄国政权全部归苏维埃。美国政府终于明白:列宁不是克伦斯基,美国政府在俄国找错了代理人。

  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的最初日子里,美国并没有对俄国局势的剧变发表看法, 这其中就存在着一慢、二看、三通过的因素,美国也曾幻想将列宁和他的政党拉到美国一边。但是美国很快就失望了。

  列宁号召压迫的人民以革命推翻美国反动派, 一方面毫不客气地宣布和他领导的苏维埃政府不仅不承担临时政府欠美国的1.78亿美元的债务,而且还把价值4.43亿美元的美国在俄国的财产和未能偿付旧政权在美国出售的本息共达0.75亿美元的债券全部没收。

  对于美国来说,这不仅是巨大的损失,而且是对美国权威的极大篾视。怎么能够不怒火中烧,恶从胆连生。美国政府拒不承认苏维埃政府,也不承认布尔什维克政权对俄国的领导。美国驻俄大使弗兰西斯在日记中写道:“布尔什维主义是一种传染病。令人十分担心的是, 它将蔓延到德国和奥地利,并蔓延到欧洲。因此,协约国必须建立一条过去那样的防疫带,阻止其无限蔓延”。

  1917年12月10日, 美国国务卿蓝辛向威尔逊提交了一份关于如何对待俄国事件的长篇报告。他建议在俄国建立卡列金将军为首的军人独裁政权,必须立即向卡列金提供贷款。 美国国务院指示美国驻俄国使馆武官到诺沃切尔卡斯克,直接同卡列金举行谈判。 花旗银行奉命向卡列金部队活动的大本营罗斯托夫汇寄去50万美元。 美国驻俄大使弗兰西斯也从原定发往彼得格勒临时政府的汽车中拨出70辆调往罗斯托夫。

  美国总统威尔逊亲自签署命令,抽掉军队参加多国联军,以武力干涉俄国事务。1918年3月底,英、法、美干涉军先后占领了了俄国北方的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支持布尔什维克的敌人——社会革命党在北方建立政府。1918年4月, 美国军队最先在俄国的海参崴登陆。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写道:“沿西伯利亚大铁路直到乌拉尔的整个西伯利亚, 驻守着一支大杂烩的盟国警卫部队。在这支部队里有俄国白卫分子、捷克人、英国海军和陆军、日本人、美国人以及少数法国人和意大利人”。

  1919年3月,旧俄的将军高尔察克在协约国的支持下在鄂木斯克发动叛乱, 向布尔什维克发起猛烈进攻。美国政府表现得最为积极,就在叛乱的第二天, 美国代表驻伊尔库茨克总领事哈里斯会见了高尔察克,答应美国将给他提供援助。 哈里斯向高尔察克说:“今后我们将一起共事”。美国将临时政府垮台后尚未动用的那部分贷款拨给高尔察克,此外, 还给西伯利亚的白卫合作组织提供了1亿2千5百万美元的贷款。高尔察克分子在美国购买子大批军用物资。 除美国政府外,美国的一些社会团结和大公司企业也给这位白卫海军上将提供了援助,仅美国红十字会就提供了800万美元的军用物资。

  1919年1月,苏维埃政府任命当时侨居美国的老布尔什维克路·卡· 马尔滕斯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驻美国代表。但是,马尔滕斯在华盛顿受到了冷遇。 苏维埃使团开始活动的头几天就受到了美国当局公开的冷遇。1919年3月19日, 马尔滕斯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了国书,并附上一份备忘录,建议就“近期恢复俄美两国互利的贸易关系开始谈判”。 这份备忘录列举了俄国希望进口的商品和苏维埃政府愿意出口的商品清单。

  文件中指出:“一旦同美国恢复贸易,俄国政府准备立即将价值2亿美元的黄金分别存放于欧美各银行, 作为购买第一批商品的款项”。但是,国务院对苏俄政府的“殷勤”表示置之不理,马尔滕斯的外交职务没有得到承认。美国国务卿蓝辛声明,美国政府不承认苏维埃政府,也不承认它的代表,美国政府认为,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大使巴赫美捷耶夫是俄国驻美国的唯一的代表。

  1919年6月12日,美国警察袭击了苏俄代办处,没收了办事处的全部文件, 宣布马尔滕斯等人因从事“颠覆美国”而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拘禁。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次对马尔滕斯的活动进行审查,但毫无结果, 因为不能证实马尔滕斯本人和他的工作人员犯有违反美国法律的范畴。然而,1920年12月15日,美国劳工部长威尔逊坚持说,尽管马尔滕斯本人没有任何违法很为,但作为苏维埃俄国的代表,依然要加以扣押和驱逐。在这种形势下,俄罗斯苏维埃联邦人民委员会决定召回马尔滕斯,1921年1月22日,马尔滕斯奉命回国,苏俄驻美代表处随即关闭。

  1919年1月18日,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和平会议在巴黎的凡尔赛宫召开, 一共有32个国家参加,作为参战国重要一方的俄国却没有被邀请。这其中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 俄国的政权已经易手,即非沙皇政府,也非临时政府,而是西方国家都视为瘟疫的苏维埃政权。 二、美国政府和美国总统威尔逊是这次和会的导演和主角,两国的怨结刚刚打上, 因此怎么能邀请列宁的政府呢。会议一开幕,主持人威尔逊总统就提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是全面讨论同俄国的关系问题”“会议所面临的任务是,与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帝国主义作斗争”。

  此外,国际联盟从一开始就把苏俄作为一个大问题摆在桌面上了, 因为社会主义的苏俄是所有到会者的敌人。列宁则看不上威尔逊和他一力鼓吹的国际联盟, 他称列强们在巴黎和会上的勾心斗角是“一群大狗和小狗在抢肉骨头”,国际联盟就是“疯狗联盟”,“一群你抢我夺的强盗的联盟”。 列宁说:“这臭名远扬的联盟,原来是个肥皂泡,马上就破灭了, 因为它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基础上的”。

  列宁还说:“盟约一旦正式公布,布尔什维克主义死敌就背弃了它! 在盟约一开始生效的时候,少数最富有的国家克列孟梭、劳合─乔治、奥兰多、威尔逊这‘四巨头’, 又坐下来磋商建立新关系了!盟约这架机器一开动,就完全垮了!”

  苏维埃政府外交部长齐切林于同年10月24日起草了致美国总统威尔逊的照会书, 这份文件直截了当地称国际联盟是帝国主义联合统治世界的工具。照会宣称:“我们必须同威尔逊总统交涉阿尔汉格斯克的进攻和西伯利亚的入侵的事件。……当时正在指挥美国资产阶级政府之政策的威尔逊总统,实际上不就是这两次事件的制造者吗?……如果这样, 那么这个美国资产阶级政府所起草的成立国联的建议,实际上将以新的锁链束缚人民,一个新的国际托拉斯将被组成,以剥削工人阶级和压迫弱小民族,难道是不可能的吗?”

  1921年10月28日,苏维埃政权向英、法、意、日、美等5国递交了照会,表示苏俄政府“愿意承认1914年以前沙皇政府所欠各国政府及其国民的外债,但必须给予苏俄政府优惠的条件,以保证它有力量偿还所欠债务。”这些条件包括立即召开国际会议,各国政府与苏俄政府缔结和平条约,并且宣布承认苏维埃政权。

  这一建议在帝国主义国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苏维埃政权在抗击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和国内叛乱中的重大胜利震惊了曾经想把苏维埃政权扼杀在摇篮中的西方国家,在军事进攻和武力颠覆都无法奏效的前提下,西方国家感到必须与苏维埃政权坐下谈判了。

  特别是从1921年初开始,苏维埃政权被迫放弃战时政策,改行采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剌激经济恢复的新经济政策后,西方国家认为苏维埃政权的政治方向发生了巨变。英国、德国和意大利马上表示赞同苏俄政府的建议,美国和法国则表示反对。

  1922年1月7日,意大利首相博诺米代表协约国正式邀请苏俄政府派代表团到执那亚参加国际会议。苏俄政府认为这是苏维埃政权自建立以来打破帝国主义国家的外交封锁,通过外交手段解决苏俄政府与西方国家政治和经济关系的一个重大突破,也是外交上的一个重大胜利。

  同时也充分考虑到了这次国际会议上,西方国家将对苏俄政府施加的政治、经济和外交上的压力。1月8日,外交人民委员齐切林回电意大利外交部,表示苏俄政府接受邀请,并即立即组成代表团赴热那亚。列宁担任了代表团团长职务,副团长是有着充分的外交经历和政治斗争经验的外交人民委员齐切林。

  列宁因工作繁忙未能亲自参加会议,但是他为苏俄政府代表团制定的机动灵活又不失原则的行动规则,即代表团成员“不是以人的身份,而且以商人的身份去热那亚”,他强调要善于利用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分化敌人,用和平主义瓦解西方国家结成的反苏阵营,要“做有利于我们的生意”“如果我们那里对话很识时务,不过分固执,那就通过热那亚会议达到这一点,如果他们固执到底,那就绕过热那亚会议。”

  1922年4月10日至5月19日,国际会议在意大利热那亚的圣乔治宫举行,除苏俄政府代表团外,参加会议有28个国家的代表,美国派观察员列席会议。西方国家要求苏俄政府偿还沙皇政府和临时政府所欠全部外债180亿卢布,归还被没收的外国人的企业和财产,要求苏俄政府取消外贸垄断,并且将国家财政交由协约国管理。

  齐切林则针锋相对提出了反赔偿要求,要求西方国家赔偿因武装干涉和经济封锁苏俄所造成的390.4497亿金卢布的巨额损失,并且主动地提出各国普遍裁减军队和军备以抵制新的战争威胁。齐切林强调俄国是欧洲的大国,资源和劳动力丰富,苏俄政府愿意向世界各国开放森林、煤炭的开采权,愿意利用外国技术和资金发展国民经济。

  他同时强调:“在当前这个历史时代,衰老的社会制度和新生的社会制度并存是可能的,体现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所有制之间的经济合作,对于世界经济复兴是绝对必要的。”苏俄政府的和平建议和裁军建议遭到了法国和英国代表的反对,协约国抛出早已准备好的《复兴欧洲和俄国经济备忘录》,备忘录中要求苏俄政府偿还的各处债务达184.96亿卢布,要求苏俄政府立即偿还被没收的外国资本家的企业和财产。协约国限定苏俄代表团在4月20日前做出答复。

  4月20日,苏俄政府代表团副团长齐切林向协约国发出照会,再次重申只有在协约国承认苏俄政府并且向苏俄提供足够的财政援助的前提条件下,苏俄政府才可能承担债务和偿还外国资本家的财产。

  5月19日热那亚会议不欢而散,在闭幕式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把会议无果而终的责任全部推到苏俄代表团身上。齐切林立即做了回应,他说:“英国首相冲着我说,邻人借给我钱,我必须偿还给他。好,为息事宁人计,在这种特定情况下我同意这么办。可是我应当补充一点,若是这个邻居闯进我的房子,打死了我的孩子,捣毁了我的家具而且把房子一把火烧了。我想,他至少得先赔偿我的损失才是讲道理吧?”

  持续40天的热那亚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但对于苏维埃政权来说是一场外交上的胜利,在正式会议及各种场合,苏俄代表团广泛地宣传了苏维埃政权的新经济政策,向世界表达了俄国人民和苏俄政府渴望和平发展的愿望,同时利用西方国家的矛盾,达到了分化和利用的目的。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迫签订了“屈辱”的赔款和放弃殖民地的条约,使得它与协约国之间存在着较大的矛盾。

  德国迫切希望打开在外交的被动局面,为恢复经济迫切需要苏俄的原料和市场。早在热那亚会议召开之前,苏俄代表团途经柏林时,就已经与德国政府代表进行了会晤。热那亚会议期间,两国代表再度进行了多次秘密接触,协约国代表的不合作的态度和利己主义的作法扩大了德国与协约国之间的矛盾,苏俄代表团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对德国也采取较为灵活的策略。

  4月16日,苏俄代表团副团长、外交人民委员齐切夫和德国外交部长拉特瑙在热那亚郊外的拉巴洛签定了《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和德国协定》(简称《拉巴洛协定》),协定的主要内容包括双方彼此放弃对军费支出以及在战争期间给各自国民造成的一切损失的赔偿。

  双方彼此放弃偿还战俘费用的要求,德国放弃它因在俄国的公私财产被苏维埃政权收归国有而提要的赔还要求,条件是苏联不得满足其他国家类似的要求。协定宣布两国间的外交和领事关系立即恢复,两国根据最惠国待遇原则发展彼此的贸易的经济关系。

  它表明德国放弃了布列斯特和约的全部条款,而苏俄放弃了凡尔赛条约第116条应从德国获得的赔款。这是苏维埃政权充分利用帝国主义战胜国——协约国和战败国——同盟国之间的矛盾,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取得资本主义大国承认而签订的第一个条约,从而打破了帝国主义的反苏联盟,创造了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和平共处的先例。

  美国政府对苏俄采取了敌视和打杀的态度, 但是在美国国内也有相当一批人喊出了“不干涉苏俄”口号。就在美国政府下令对苏俄实现经济封锁的时候,一个美国人、23 岁的百万富翁阿曼德·哈默于1921年8月带着价值10万美元的医疗设备来到了赤色俄国。列宁亲自起草了给在美国的外交代表马尔腾斯的电报,询问:“我们从叶卡捷琳堡电报局的来电中得知, 一个年轻的美国人要船运粮食解决乌拉尔地区的饥荒问题,是否属实”。马尔腾斯立即回电,回答是肯定的。

  列宁亲自接见了这位大胆而可爱的美国青年人,列宁建议说:“你为什么不买下来开采阿拉帕耶夫斯克石棉矿的特许权呢?”10月28日, 第一份给予美国人以特许权的合同在苏联外交部正式签署。哈默索性把他在美国的全部企业和产业变卖,举家迁到苏联,在这里投资建厂、 经商置业。哈默的行动触犯了美国政府的戒律,从此哈默头上戴上一顶红帽子, 中央情报局连续几个月对他进行了调查,但是这不影响他生意和声望。到了60年代中期, 哈默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变成了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和美国总统肯尼迪之间的秘密信使,在促成美苏关系缓和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1924年,西方国家同苏联的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十几个国家的联合绞杀非但没有使红色俄国屈服,反而加速它的壮大和发展。西方纷纷向苏联露出笑脸,频频摇动橄榄枝, 唯恐落在后面。因此,这一年被新闻界称为“承认苏联年”。

  1924年,苏联的《消息报》刊登了苏联画家鲍里斯.叶菲莫夫的一幅漫画,形象地描写了一些国家在外交上上承认苏联的情景:外交人民委员齐切林的会客室,人民委员办公室门站着一个手持步枪、精神抖擞的苏联士兵。在门外,许多国家的外交官因为第一个进入办公室而挤成一团,每人手里都高高都拿着一份在外交上承认苏联的文件。

  卫兵一面让西方外交官们进入齐切林的办公室,一面把他们的文件通通插在剌刀上。在不远的街角处, 身着星条旗花衬衫的山姆大叔探头探脑地向这边望着,脸上露出了羡慕和怨恨的复杂表情。

  1924年成为“承认苏联年”,美国却一直坚持强硬态度, 拒绝与苏联进行正式的交往。声称只要俄国不恢复私有制,美国政府就永远拒绝谈判。苏联外交部长齐切林针锋相对地说:“华盛顿应该懂得——而且懂得越早越好——在俄国,苏维埃政权已经完全确立, 俄国现行政体发生任何改变的可能性完全排除”。

  12月18日,美国国务卿休斯公开发表一篇讲话, 认为苏联是一个充满邪恶的国家,苏联政府一心想要在美国策动革命, 以毁灭美国人民的自由和民主生活。齐切林回击认为休斯的这篇讲话“恨不得把苏维埃制度摧毁和消灭。在反对殖民地人民、在直接或间接反对苏维埃共和国的行动中, 美国政府始终是世界反动势力与世界帝国主义的主要力量”。

上一篇:麦当劳人造肉汉堡来了!未来12周试推Beyond Meat产品 每个35元
下一篇:没有了